成人片爱丽丝 _一个人的寂静欢喜

一个人的寂静欢喜

一个人的寂静欢喜

文/雅兰

斜倚在床上,窗外的天,被谁洒了厚厚的灰。平日里的丽日和蓝天都不见了,一座还未竣工的高楼,也是灰灰的和天空成了一色。发了一阵呆,有些百无聊赖。起来,看着床上的被褥,有些厌倦了。干脆把它拆掉洗了,换上一套新的,亮色的,干净的新的东西,让心底露出一条缝,欢喜就从缝里挤了进来。喜新厌旧也是人的本色罢了,来了精神,干脆挽起长发,打扫屋子,把不太用的都给扔了。

断舍离,不光是家里,心灵也需要。

一番捯饬之后,窗明几净。心下舒坦了,出门,直奔菜市场,菜市场才是人间烟火的地方。水灵灵的蔬菜,果品,即使不买,看看也是舒适的,舒坦的,愉悦的。每次到菜市场,去的最多的地方是卖鲜花的摊位,紫色的香水莲,黄色的向日葵,多彩的康乃馨,芬芳的玫瑰,粉粉的蔷薇,白色的茉莉,那些花儿总能抓住我的脚,让我挪不动步。

一个人的寂静欢喜

每周,我都会买上一束新鲜的鲜花带回家。上周买的是黄玫瑰,这周我就放弃了,不会再买玫瑰了。我在向日葵和石竹梅之间摇摆,最后“你是我永远的姹紫”胜出。

带了石竹梅回家。石竹梅的花语是:你是我永远的姹紫。姹紫和嫣红,都极美。嫣红和姹紫是一对相辅相成的词,相互衬托,又各自完满。舍了谁都会心疼。

一直以为石竹梅十字花科的。仔细看却是有五个花瓣,拿了花器,盛上清水,用剪刀,修剪了多余的枝叶后,一片姹紫,装饰了我的梦。

紫色,总给人一种冷艳,高贵,神秘的感觉。是那种在云端的高冷,曾经有一段时间特别的喜欢紫色,近乎执拗。裙子,衣服甚至伞,都是紫色的。

一个人的寂静欢喜

窗外落雨了。

茫茫的雨雾,让高楼大厦若隐若现。真是多少楼台烟雨中啊!雨,越来越大了。起身,关上窗。那雨点儿,扑了过来,一副不甘心的模样,重重地甩在玻璃上,身子瘫软了,缓缓的溜了下去。

雨天适合泡上一壶茶。浓浓的汤色红浓香艳,像美人的胭脂。饮下,暖喉暖胃暖心。

燃了一支友人赠的檀香,香雾袅袅升起。在若即若离的香氛中,倚在沙发上随手翻开一本汪曾祺的书:

栀子花粗粗大大的,又香得掸都掸不开,于是为文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栀子花说:“去他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

老头儿一向画风清奇,看到这么逗乐的语言和文字,忍不住笑了。

一个人的寂静欢喜

周遭是寂静的,除了雨声还是雨声。这样的雨天,似乎适合抚琴的。

不够努力,学了两年的古筝,也没能好好的弹奏一曲。

今天,自己为自己弹上一曲《花好月圆》。指尖划过琴弦,觉得,有花,一朵一朵的开……

窗外细雨霏霏,焚香、抚琴、读书、喝茶。

一个人的寂静也欢喜。

Eastern University is a Christian university enrolling approximately 3,300 students in its undergraduate, graduate, professional, seminary, and international programs. The university鈥檚 main campus is located in the western suburbs of Philadelphia at 1300 Eagle Road in St. Davids, PA. Eastern鈥檚 core values of faith, reason and justice are woven into all of its educational programs. For more information visit eastern.edu or contact Kelly Goddard, Director of Marketing and Communications: kelly.goddard@eastern.e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