肛交最小年龄 _我邀杜甫玩穿越

我邀杜甫玩穿越


假若真能穿越,我定会邀请大唐诗人杜甫一起穿越到我的童年时期。

愁云淡淡雨潇潇。六十年代的关中腹地灞河岸边,怀着“安得广厦千万间”的旷达胸襟的杜甫,牵着小毛驴,走在乡间小径,与正弯腰拔猪草的我不期相遇,我们一起走向村庄。

一圈圈黄土夯实的围墙,一顶顶东歪西扭的柴棚,几间麦草裸露的茅屋,这就是我童年的村落。从东往西也不过三家,两家是李姓同族堂兄弟,一家是本门同族的一个哥哥,他曾是吃皇粮的国家干部。临街土墙上开个洞,靠上几条枯干的树枝,搭上一抱玉米杆,就算是街门。进街门是一面烟熏火燎的泥墙,进这二门需低头哈腰,低矮的门楣,阴暗的窝棚,一脚踏去冷不丁会闪了腰身,这脚底分明就是一个土坑。当你适应了昏暗的光线,才发觉身体已贴着锅灶台,它另一端连着大火炕,这是风前残烛老人的福地。火炕上方布条与麻绳扶撑着塑料布,为主人遮挡屋漏偏遇的连阴雨。每到雨季,我们常常紧贴大人们缩成一团,揪心地听着窗外、院墙外那被雨水浸泡后墙倒塌的声音。


我邀杜甫玩穿越


老杜眉头紧皱:“这就是你的童年,那么省城呢?”

省城也好不到哪里去,这里虽说是周秦汉唐十三朝古都,但那时自然灾害频发,国家经济正在复苏,红瓦青砖的房子寥若晨星,星罗棋布的是残破的古迹,衰败的庙宇,以及黄土层下沉睡千年的帝王将相陵墓。分房是要论资排辈的,早年进城工作的大姐,一直到女儿将要初中毕业,才分到一套两居室。居民楼道里堆满着煤球、蜷缩的白菜、邹巴巴的土豆。过道做饭,阳台上住人更是见惯不怪。若家里有进城看病的父母长辈,或者是进城办事的乡党亲戚邻,男主人就得抱着草席睡楼顶,冬季就只有与看门大爷将就一宿。孩子们作业在停电后蜡烛煤油灯昏暗灯光下完成是常有的事。

“都不容易啊!你呢?”老杜动情地问。


我邀杜甫玩穿越


我惨然一笑:“大哥长我三岁,我高中毕业时他已结婚。吃住都困难,无奈之下我只好远走新疆。”

在部队我先后搬过四次家,唯一的一次住楼房还是在爱人将要生产时,为了节约四十元的房租钱,我们租住过当地人家的水房。白天人来人往吵吵嚷嚷,夏季停水,夜里二三点等着接水的人都迟迟不肯离去,尴尬苦楚现在的年轻人无法理解。

“那后来呢?”老杜刨根问底。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农村联产承包,城乡多种经营并行,吃粮用钱才不再捉襟见肘,老百姓的钱袋子也逐渐鼓起来,住房已是天翻地覆。现在家乡已建成现代化的国际港务区,现代农业示范园、农家乐、健身房、小洋楼如雨后春笋。你先前来过的城南小寨,电子城再也不是农田苗圃环绕,棚户区稠密,灯暗路窄的旧模样,它早已发展成繁华商业圈与高新科技产业园,就连终南山下,渭河岸边,也是环山路河堤路宽阔畅行。一带一路,移民搬迁,精准扶贫锦上添花。城际间高铁朝发夕至,老百姓旅游出国梦想成真,这不正是诗人你期望的政通人和,国泰民安吗?

老杜喜笑颜开地转身解开毛驴,见我疑惑便说:“欣逢盛世,我也要与时俱进,换骑电驴,重写青山绿水的壮丽诗篇。”说罢那爽朗的笑声直冲云霄。



作者简介:王刚昌,六零后,供职于某研究所,现居西安。作品散见于《微型小说月报》,《丝路金融文学》,闪小说集《楚风闪韵》,《吴地文化闪小说》、《荆楚闪小说》《史和风》《悦之声》等刊物杂志。作者为西安市灞桥区作家协会理事,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委会湖北闪小说委员会会员。

Eastern University is a Christian university enrolling approximately 3,300 students in its undergraduate, graduate, professional, seminary, and international programs. The university鈥檚 main campus is located in the western suburbs of Philadelphia at 1300 Eagle Road in St. Davids, PA. Eastern鈥檚 core values of faith, reason and justice are woven into all of its educational programs. For more information visit eastern.edu or contact Kelly Goddard, Director of Marketing and Communications: kelly.goddard@eastern.edu.